•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
    • H5
    • 視頻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4期丨張曉建:有了當年的“大特區”,方有今天的大深圳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09-05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張曉建 簡介

      1954年出生于廣東,青年從軍,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父親張勛甫,1921年出生,山東萊蕪人,為深圳1979年建市第一任市委書記,2017年去世,享年97歲。在他去世后,習遠平先生在《深圳特區報》撰文《遠去的歲月,不會遠去的背影》悼念,文章如此評價張勛甫:深圳經濟特區初創年代一位重要的領導者和見證者。

      前言

      背影·初心·動力

      剛剛過去的8月26日,是深圳特區的40周歲生日。

      這一天,我們跟這座城市,跟這座城市的人民,真誠地道過一聲:生日快樂!

      四十不惑,深圳不惑。

      四十年滄桑巨變,四十年激情歲月,四十年重新出發。

      2017年1月初,深圳建市第一任市委書記張勛甫去世,享年97歲,習遠平先生在《深圳特區報》上撰文悼念——“遠去的歲月,不會遠去的背影”。

      摘錄文章的最后一段:

      創建深圳經濟特區的那段崢嶸歲月已經遠去,張勛甫叔叔這一代開拓者們的背影卻不會遠去,深南大道旁那尊拓荒牛,就是他們的精神寫照。今天的年輕人在享受著特區建設成就,感受現代化城市生活,用智慧追逐創新驅動的科技夢想時,不應該忘記那些披荊斬棘、篳路藍縷的開拓者和先行者。他們的背影并沒有遠去,他們閃光的足跡已經深深印刻在我們這片美麗的土地上。

      值得一提的是,張勛甫,1921年出生,山東萊蕪人,當年是習老(習仲勛)提議,任命他為深圳第一任市委書記,同時繼續兼任廣東省計委副主任,成為“深圳經濟特區初創年代一位重要的領導者和見證者”。

      在深圳特區迎來四十周歲的時刻,我們有幸找到張勛甫同志的家人,訪談了他的兒子張曉建和女兒張小玲,聽他們講述特區初創時期的那一段崢嶸歲月,聽他們分享對黨始終忠誠、工作踏實而生活樸實的父親……

      “記住曾經走過的道路,銘記張勛甫同志在內的那些開拓者和建設者們為深圳崛起所作的貢獻,就是不忘初心,也是我們今天繼續奮進的動力!

    2020年5月29日,深圳,張曉建(左一)、張小玲(中)接受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主任張玉升(右)訪談。

      萊蕪。

      在深圳第一次見到張曉建的時候,添加微信,我驚訝于他的微信名字:萊蕪。

      對于故鄉、老家的情結,由此可見一斑。

      張曉建出生于廣東,他的父親張勛甫,是地地道道的山東萊蕪人,97歲的老人家,到老還是一口萊蕪話。

      時間拉回到1978年,在廣州說著萊蕪話的張勛甫,遇到復出南下、主政廣東的習仲勛,他們之間有著怎樣的第一次相遇?

      “1978年,我父親剛主政廣東時,張勛甫同志是廣東省計劃委員會副主任。初到廣東,聽取各部門的工作匯報時,我父親就注意到了這個說話挺實在的老同志!

      這是習遠平先生在《遠去的歲月,不會遠去的背影》一文中給出的描述。

      彼時,張勛甫57歲,在地方上的確算是“老同志”。

      年齡雖大,但貴在“說話挺實在”,值得信任,重擔壓肩。

      在習仲勛的直接領導下,張勛甫領命出發,被委任為深圳建市后第一任市委書記,成為“深圳經濟特區初創年代一位重要的領導者和見證者”。

      人生際遇,得遇伯樂,何其幸甚。

      值得一提的是,在訪談過程中,說起父親在文革中的遭遇,對黨、對黨的事業始終忠誠,沒有絲毫怨言,66歲的張曉建潸然淚下……

      張曉建的妹妹張小玲告訴我,退休后的父親,喜歡養墨蘭,“那一盆墨蘭,只有他養得好……”

      墨蘭如人,外在平和,內心堅韌。

      這不正是張勛甫一生的寫照嗎?

      1.深圳名稱:習老最后拍板,就用深圳市

      習遠平文章摘錄:

      我父親讓張勛甫同志帶一個工作組,去寶安和珠海進行調查研究。為什么讓他帶隊去呢?張勛甫叔叔曾經回憶說,主要是因為那時候他在計委負責外貿出口工作,而我父親當時想在寶安興辦一批出口加工企業,利用寶安毗鄰香港的優勢,搞來料加工。我父親當時在會議上明確提出,爭取在三五年內,把寶安、珠海兩縣建成具有相當水平的工農業結合的出口商品生產基地,吸引港澳游客的旅游區和新興的邊境城市。

      張曉建表示,父親當年帶隊去寶安和珠海調研后,在報告里提出,深圳市和珠海市在三五年內要做到三個建成:一個是外貿出口基地;一個是外商旅游區;第三個,新興的邊防城市,“這個報告,就體現了廣東省委習老的意圖,就是要跟中央要權,先走一步”。

      現在回過頭來看,深圳市的設立,實際上就是為深圳市建立經濟特區做了一個鋪墊。如果沒有這個鋪墊,特區不可能一下子就開展工作,一路向縱深推進。

      張曉建分享了一個細節。國務院批復設立深圳市的時間是1979年3月5日,“其實習老在1979年的1月份,讓我父親和當時寶安縣的縣委書記方苞一起醞釀深圳市委和市政府的班子搭配”。

      撤縣改市,新市名稱,叫什么好?

      張曉建說,就市名問題,父親他們做過廣泛的調研,征求了各界人士的意見,最后歸納出來,認為深圳比寶安更合適。

      為什么?

      “因為深圳在海外華僑里面,知道的人更多,比寶安更有知名度;另外,就像遠平文章里寫的:‘圳’字從字面上解釋為田中溝渠,有水有田,寓意也很吉祥!

      張曉建表示,市名問題也報到習老那里,習老最后拍板,就用深圳市。

      2.特區面積:圍繞“大特區”做文章

      習遠平文章摘錄:

      深圳市剛成立,張勛甫、方苞等市委領導就帶領市委、市政府一班人,在一片荒涼的土地上開始描繪未來深圳的藍圖。為了落實省委的指示,盡快把人民群眾的生活搞上去,他們向省委提出在深圳搞一個“先富區”,決定將邊境地區13個社、鎮開辟為“先富區”,這個“先富區”占全市社、鎮總數的47.8%,面積是327平方公里。值得一提的是,后來確定的“深圳經濟特區”基本上就是在這個范圍內。

      新市成立,快馬加鞭,開創特區。

      迎來首當其沖的一個問題,是確定特區面積,“特區究竟要搞多大,是小搞、中搞還是大搞?當時有不少爭議!

      張曉建表示,對于特區面積,由于大家理解不一樣,看問題角度不一樣,對長遠的設想也不一樣,當時出現了很多個版本,很多個方案。父親他們從考察、調研到正式的批準,開展這個工作,有一個比較長的過程。

      “從1979年的5月份開始,到1980年任仲夷(1980—1985年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書記過來,這個問題都沒有定下來,一直到1981年6月2日,國務院確定深圳二線的設置走向,到這個時候,應該說大特區的面積才正式定下來。其實就是根據習老的意圖,我父親他們往省里面報的方案!

      張勛甫他們向廣東省報送的方案,涉及到一個“先富區”,“先富區”面積有327.5平方公里,是深圳市委早前根據習老的意圖劃出來的,便于沿邊、沿海的大隊和公社,開展小額邊境貿易,過境耕作,增加當地收入。

      現成的“先富區”,特區何不用之?

      遙想當年,特區初創,沒有任何前路可循,也沒有任何理論指導,摸索上路,各有看法。

      對于這段歷史,習遠平先生在文章里如是說:

      張勛甫書記和深圳市委一班人希望在“先富區”的基礎上搞,就是在320多平方公里的范圍設立特區,而當時有關部門的領導,卻只同意在很小的范圍內搞。兩邊爭執不下,態度都很激烈。

      谷牧同志贊成我父親提出的意見,明確表態,只能大搞、快搞。最后,我父親召開省委常委會研究拍板,支持了張勛甫等深圳市委同志們的意見,決定要搞就要大搞,最后確定了深圳特區的范圍是327.5平方公里。

      張曉建表示,現在回過頭看,當年各方爭論特區的面積大與小,實際上是對設立深圳特區的價值和作用,認識不一樣,“究竟是搞成一個加工區,還是搞成中國式的經濟特區?究竟是引進幾個企業,提高一些產值,還是推進綜合性的改革?”

      焦點,不辯不清;答案,越辯越明。

      如今,歷史已經證明,“大特區”概念的確定和推行,為深圳后來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對比同期設立的另外三個經濟特區,珠海、汕頭以及廈門,一開始定的特區面積都不大,唯有深圳,一上路就是“大特區”,圍繞著“大特區”做文章……

      張曉建感慨:正是有了當年的“大特區”,方有今天的大深圳。

      “時間證明,在這個問題上,我父親他們的堅持是正確的,是值得的!

      3.特區規劃:高質量的規劃是中央領導支持、形成的結果

      深南大道,如今已是深圳的一道風景,成為城市的象征。

      時間拉回到1980年,在深圳,沒有一條像樣的公路,路上跑的汽車都沒有幾輛。

      當年的深南大道,是一條鄉間小道。

      “為了確定未來城市的發展中心,張勛甫同志帶領市委一班人在一片荔枝園邊選中了當時的深圳市政府辦公地,在當時的鄉間小道上,規劃了60米寬的城市主干道。從一開始就確立了比香港更高的城市建設起點!(摘自習遠平先生文章)

      撫今追昔,讓人無限感慨。

      60米寬?在當年是個什么概念?!

      張曉建分享了深南大道規劃建設之初的一個故事。

      有一天,深圳市委收到一封來自美國的信件,寫信人是一位美國華僑,聞聽深圳要搞特區,心潮澎湃,奮筆疾書,表達了自己的心情和建議。

      他在信中特別提議,一定要有長遠眼光,把道路規劃得寬一些,否則一旦規劃窄了,以后想改,沒有辦法改……

      關鍵時刻,良言入耳。

      張曉建說,父親當年接到這封信后,深受觸動,不僅聽從了這位熱心華僑的建議,還提議把信件放到博物館里長久保存。

      “當年深南大道這個事,也引來很多的非議,太多人認為如此規劃太過超前,浪費了土地,但是我父親認為這是百年大計,必須這么做……”

      由深南大道,到總體規劃,再到啟動建設,當年的深圳,面臨嚴重的人才匱乏。

      1979年4月,谷牧副總理來深圳調研,張勛甫提出,深圳缺少人才,也缺少工程力量,希望中央給予支持。谷牧當即表示同意,回到北京,很快調來一個師的工程兵。

      “這一個師是早期深圳市建設的基本的主要的力量”,張曉建說,后來又有王震副總理過來深圳,張勛甫繼續求援,希望加強深圳市的規劃力量、設計力量,王震也是當場敲定人數,130個名額,分配給隨行的多個國家部委和國企負責人……

      1980年春節前,這批技術骨干、專門人才抵達深圳,主要安排在深圳市規劃院和設計院,隨后,緊鑼密鼓地制定了深圳市的總體規劃。

      張曉建感慨,當年深圳特區的規劃,實際上是中央領導支持、形成的一個結果。

      “如果沒有谷牧副總理、王震副總理調兵譴將、支援深圳,想要出這樣一個高質量的規劃,是不容易的,也是做不到的!

      4.山東印記:喜歡吃煎餅,喜歡吃香椿

    1960年代,張勛甫一家人合影,前排右為父親張勛甫,前排中為母親盧佩,前排左為女兒張小玲,后排為四個兒子,后排左一為張曉建。

      習遠平文章摘錄:

      多年來,我在深圳多次見過張勛甫叔叔,他是那種最不像“官”的老同志,穿著從來十分隨意,一輩子不曾改變的山東萊蕪口音,讓人感覺特別親切。

      尤為難能可貴的是,他從不居功自傲,總是保持著謙虛謹慎的本色。有時生病住院也不住高干病房,寧愿和普通病友擠在一間病房。

      張曉建妹妹張小玲的手機里,保存有數段父親的珍貴視頻,拍攝于2016年12月中旬,父親住院期間。

      視頻里,97歲的老人家,一口萊蕪腔,坐在病床上,端碗拿筷,自己吃飯,頭腦清醒,表達清晰,與家人相談甚歡。

      張曉建告訴我們,父親在生活上非常簡樸,很多山東的習慣,他都保留著,喜歡吃煎餅,喜歡吃香椿,還在家里自己攤煎餅,一直到晚年,這個習慣都保留著。

      “山珍海味這些,從來不是他的選項,每天吃的東西,就是玉米、胡蘿卜、牛奶、雞蛋,長期堅持吃,從來不吃補藥,去看病就坐子女的車,也不跟組織要車……”

      張勛甫的一生,一直跟中國革命緊緊連在一起。年輕時抗日,中間去延安學習,后來到東北土改,最后南下到廣東!霸诿恳粋地方,對黨分配的工作,他都有高度的責任心,要么不干,干就必須干好”。

      張曉建由衷地說,父親一輩子,對工作負責,對子女要求嚴格,堅持原則,敢于擔當,尤其是在思想上一直跟黨保持一致,跟中央保持一致,即使遇到再大困難,從未動搖。

      “他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受到嚴重沖擊,被打成走資派,關到牛棚里,失去人身自由,他也沒有動搖,也沒有絲毫的怨言……”

      說到此處,張曉建,潸然淚下……

      與哥哥一樣,張小玲說起父母,也是言語哽咽,十分感傷,慨嘆父母留給他們的印記太多、太深,“在父母的墓碑上,我們刻了兩幅對聯,由衷表達我們對他們的緬念和評價”。

      這兩幅對聯是:

      父親張勛甫:魯陜抗戰,一心跟黨;深圳拓荒,使命擔當。

      母親盧佩:立人文,有愛有義有節;奉家國,無倦無悔無我。

      5.黨性至上: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應是一種堅定的信仰和信念

    1980年,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習仲勛(左三)與深圳市委書記張勛甫(左一)在深圳。左四為習仲勛夫人齊心。

      回首特區初建,“要殺出一條血路”,路在何方?

      在中央和習老的領導下,張勛甫帶領深圳市委班子,披荊斬棘,迎難而上,勇于擔當,敢于作為,為特區的創建和發展,下了一手漂亮的開局棋。

      上路難,行路更難。

      繼張勛甫之后,特區后來的歷任市委書記,全身投入,銳意創新,前赴后繼,繼往開來,帶領特區駛上快車道,一路飛馳一路歌……

      時光荏苒,四十光陰,特區大成。

      改革先驅,城市英雄,數不勝數。

      站在四十年的時間節點上,立于新時代的發展洪流中,深圳,再次被委以重任,前景浩蕩……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對于當下的中國,對于當下的深圳,再出發時,從特區的歷任初創者和領導者們身上,我們該學習什么?發揚什么?

      張曉建分享了三點看法。

      第一,我們黨和國家的事業,之所以能夠不斷從一個階段走向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不斷地推進,每一代黨員干部,都有鮮明的歷史的烙印,歸根結底,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講: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這不是口頭上說說而已,而是一種堅定的信仰和信念。

      “需要強調的是,在遇到艱難險阻的時候,是不是還能做到?或者說已經取得很多成績的時候,是不是還能保持清醒,始終做到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第二,深圳特區起步的時候,特區開創者們堅持從實際出發,分析問題,解決問題,摸索前進!斑@啟發我們,所有的工作,都應該從實際出發,制定切實可行的措施,推進各項事業前進”。

      第三,當年為什么堅持“大特區”的概念?為什么堅持深圳市委的一元化領導?“因為他們內心有一個情懷,那就是:所有的工作,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人民的福祉,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ㄔL談時間:2020年5月29日,地點:深圳)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女人与牲口做爰
  •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