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
    • H5
    • 視頻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1期丨李津逵:深圳40年做對了什么?山東未來必須走這一步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08-14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李津逵簡介

      1955年出生,祖籍山東,天津出生,北京成長,當過大學老師,1992年來到深圳,2012年被評為深圳市勞動模范,F任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理事、資深研究員,中國市長協會顧問,北京大學景觀學院客座教授、中國國際城市化戰略研究會副主任。曾應邀在世界銀行、美國丹佛大學、華盛頓大學、韓國京畿道研究院等介紹中國和深圳的城市化。

      李津逵老師,一口標準地道的京腔,聽口音,我以為他是北京人,他笑著更正:我也是山東人。原來他是“闖關東”的第N代,其父輩從東北回到天津發展,他在天津出生,成長在北京,1992年來到深圳。

      對于山東,李津逵老師一點都不陌生,近年來他經常受邀前去濟南、德州、日照、濟寧等地咨詢、講課,結識了不少山東的朋友,所以跟他聊山東,聊山東的歷史,聊山東的文化,聊山東的發展,李老師如數家珍,娓娓道來,讓人忍不住感嘆,他比很多山東人還了解山東。

      所謂旁觀者清。

      值得一提的是,訪談李津逵老師,地點定在深圳龍華區的一個街心公園里,庚子夏日,中午時分,烈日當頭,我們聊得熱火朝天,汗流浹背,不亦樂乎。

      與李津逵老師的交流,聚焦于“深圳的四十年做對了什么”;聚焦于華為、任正非;聚焦于深圳的未來;聚焦于山東的發展……

      1.過去40年,中央給了廣東一個機會

      過去40年,中國做對了什么?深圳做對了什么?

      對于這個話題,李津逵表示:“四十年前,中國把廣東、福建作為排頭兵,讓他們先行先試,這件事實踐證明做對了!

      在他看來,四十年前,當時黨和國家可以摸到的石頭并不多,讓廣東、福建先行一步的石頭是摸準了。為什么?

      這要從歷史講起。自從秦朝把廣東納入到整個一統天下以來,2000年以來,我們華夏文明一直是重陸輕海,重視中原的農耕,而輕視海洋文化,而以廣東、福建為代表的海洋文化,一直與世界的海洋文化保持著接觸,特別是近代以來,中國的海洋文化地帶通過港澳、南洋、通過全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和世界的現代文明圈建立著聯系。而在中國的中原和北方,主要是和另外的一個圈建立聯系,就是以原蘇聯為核心的東歐的經互會組織。

      哪條路能夠讓中國殺出一條血路,突出重圍?

      毫無疑問,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加入WTO、與世界接軌是中國經濟起飛的正確道路。李津逵表示,“這在廣東來說是本能,在中央來說是試驗,在其他的地方來說,是學習領會,貫徹落實。這是完全不一樣的,心態不一樣,本能不一樣!

      廣東,早已經是全球化的一個地方,很多家庭都有港澳的親戚,很多村里一半以上的人家都有海外親屬,在廣東叫“華僑”和“僑眷”,在內地叫“海外關系”。但是在計劃經濟年代里,廣東和沿海其他省份一樣,在國家幾輪從國際引進重大工業項目的過程中幾乎沒有得到多少投資。因此鄧小平對廣東領導說:中央不給錢,給政策,你們殺出一條血路。

      “40年前,中央給了廣東一個機會,叫做特殊政策和靈活措施,特殊到什么程度?你可以建立特區!

      深圳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一個特區,這個特區所做的事情,拿到世界上來看,常識而已。

      比如說企業要經營應該依法納稅;用地要交地租;用工要跟工人簽合同,這都是常識,但是這些常識為什么要寫進《特區條例》?就是因為那個時候在全中國不是這樣做事的,企業經營不要納稅,上交利潤就行了,用地無償無限期使用就好了;工人是國家的主人,用簽協議嗎?國家的企業和國家的主人簽協議,開玩笑?!

      李津逵感慨,我們的國家在計劃經濟時代是個特殊國家,在“特殊國家”里要按照世界的常識辦事,負負得正,要建一個“特區”。

      “那么深圳做對了什么?就是按照廣東人的本能,與世界接軌的本能,去按常識辦事!

      2.老一輩的改革者,他們是真正的共產黨人

      開創特區,篳路藍縷,玉汝于成。

      在深圳近三十年,李津逵曾接觸過多位特區的創建人,他們身上的那種勇于擔當、那種家國情懷,讓他感念至深,“他們身上體現出一種我只能用這個詞叫做:真正的共產黨人的品質!

      什么叫真正的共產黨人?就是說我加入共產黨,是為了建設一個文明進步民主的中國,而不僅僅是因為我吃不飽穿不暖。

      這才是真正的共產黨人。這種精神在廣東改革開放之初的深圳特區建設之初的那些老前輩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比如說老市長梁湘(1981年2月至1981年10月任深圳市委第一書記,1981年10月至1985年8月任深圳市委書記、市長;1985年8月至1986年5月任深圳市委書記),離開深圳的時候,他說:“假如能夠再活1000次,我要活在這個地方;假如要死1000次,我要死在這個地方!

      比如說老書記李灝(1985年自國務院副秘書長調深圳工作,從1985年到1993年任深圳市市長、市委書記)調任深圳的時候,許多人都說你上那兒干什么?應該平安退休了。但是李灝對國務院領導說:如果是改革我就去,如果深圳不再改革了,那我去還有什么意義?

      來,就是為了改革,什么叫改革?李灝說,就是把合理而不合法的事變成合法,這就叫改革。換句話說,深圳當時做的那些事,在計劃經濟條件下是不合法的。

      再比如改革開放試驗田“蛇口模式”的探索創立者袁庚老爺子,一生為國家做了那么多的貢獻,在秘密戰線、在外交戰線,做了那么多,最后頂著那么大的壓力,開創了一個蛇口工業區,很多人還不理解給他告狀,很多人都說,你這何苦來呢? 你為了什么?你圖什么?

      袁庚說:“為了入黨的初衷!

      就是這樣的一些人創建了深圳。

      李津逵表示,這些人當年參加革命,他們不是窮到吃不上飯了,才去跟隨共產黨,他們是看到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他們都是有世界眼光的,他們的親人甚至他們自己就是從海外回來的。

      比如說袁庚的兩位老領導,一個交通部部長葉飛,他是中國唯一具有雙重國籍的開國上將,“葉飛同志是中國的將軍,也是菲律賓的兒子”,周恩來總理這樣說。

      再比如說曾生,交通部副部長、部長,招商局董事長,他也是一個華僑將軍。

      就是這些人支持袁庚建蛇口工業區,這些人當年鬧革命不是“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他們是看到了世界文明進步的潮流,看到滿清政府和國民黨的腐敗,看到中國人民還在水深火熱之中……

      他們毅然選擇加入中國共產黨。

      新中國成立后,前三十年的計劃經濟,讓我們的國民經濟走到快要崩潰的邊緣,與他們入黨時的理想漸行漸遠。這個時候,中央給了廣東一個機會,給了他們一個機會,他們能不挺身而出嗎?他們舍生忘死、挺身而出,創造了深圳這樣一個大舞臺。

      李津逵感慨,“四十年來前后有幾千萬人,從全國各地來到深圳,在深圳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我們發自內心地對他們抱有一顆感恩之心!

      他進一步闡釋,廣東的這片沃土,海洋文化的沃土,骨子里基因里充盈著自由、冒險、求富、開放的精神動力。來自中國北方的干部,只要是想讓國家好、想讓民族現代化,而且敢做敢當的干部,來到廣東這片熱土,他就會做出正確的判斷。

      習仲勛(廣東改革開放的主要開創者和重要奠基人之一,1978年4月,剛剛復出被中央委以重任,南下主持廣東省委日常工作),作為一個北方的干部來到廣東,發現廣東的旁邊就是香港、澳門,發展得這么好,而我們廣東魚米之鄉,還要按票買魚,老百姓常常拿票買不到魚,把票寄給省委書記,習仲勛拿到這種魚票什么感覺?所以他到中央為廣東爭取特殊政策,中央領導問仲勛同志:你們要什么權?他說:我們什么權都沒有,如果廣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可能幾年就搞上去了。

      你看他連這樣的話都可以說。

      “所以老一輩的這些改革者,他們是真正的共產黨人!

      3.談華為、任正非:優秀的企業家代表城市的文化精神

      聊深圳的四十年,聊深圳的發展,有一個企業,有一個名字注定不可錯過,那就是華為,那就是任正非,我問李津逵老師:您怎么評價華為,或者說任正非?特別是現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任正非的所做所為?

      李津逵給出了這樣的回答:只要是工業立市的城市,它的優秀企業家一定代表了這個城市的文化精神。

      比如說福特對于底特律,卡耐基對于匹茲堡,比爾蓋茨和喬布斯對于硅谷,都是起到了這樣的作用。

      今天深圳的精神,依然是企業家精神。

      李津逵表示,如果說30年前的深圳就是企業家精神,那個時候企業家英雄輩出,到今天代表深圳文化精神的,他認為就是華為,就是任正非。為什么?

      因為今天中國的經濟體量已經非常巨大,并且這個巨大的體量已經嵌套到全世界,今天的深圳已經進入了現代化的人類文明圈,在這個時候,優秀企業家是著眼全球化還是主張民粹主義、民族主義?這直接影響到一個城市對于國家的文化價值。

      任正非一直講,我們要向美國學習,最終我們要走到山巔上擁抱,共同為人類做貢獻。

      李津逵強調,這就是深圳的文化,深圳的精神,“因為有華為和任正非,這座城市的文化精神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這個高度不僅影響了很多華為系的企業家,影響了很多非華為系的深圳的企業家,甚至也影響了大灣區的很多企業家,影響了眾多的深圳市民。

      “我覺得華為和任正非,起到這樣一個文化的引領、精神的引領,功不可沒!

      4.論深圳未來:應該把人類的問題放在心中,更好地跟世界對話

      深圳的未來,是否還能達到40年前之于中國的價值?未來深圳的可為空間在哪里?

      面對這個問題,李津逵給出了他的觀察和思考。

      他表示,現在全球確實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進程。歐洲已經老了,美國開始亂了,資本主義根深蒂固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在這樣一個時代,中國作為正在崛起中的大國,他的首發陣容——大灣區,應該把人類的問題放在自己心中。

      如果你沒有想到解決人類的問題,你灣區城市群的出息就很有限。僅僅因為人口多,城市聚集到一起?這樣的事兒在世界上太多了,為什么你是一個粵港澳大灣區?為什么讓你作為國家更加開放的一個先行區?是因為國家看到了我們中國的問題和全人類的問題是一致的,需要有人來破解,“這個時候以任正非華為代表的這種企業家精神,可能會讓深圳有一個更好的跟世界對話的方式!

      李津逵期許,“未來很清楚,國家要進一步開放,大灣區和深圳就是排頭兵,不僅在市場經濟上,在一個共治共享共建的社會上,在一個與世界的交往上,走出新的水平,我覺得是有可能的!

      5.支招山東發展:更高水平更全面的對外開放

      我跟李津逵老師探討的最后一個話題,自然是山東。

      我問他,基于您對山東過去發展的了解,以及對山東現狀的觀察,您對山東的未來發展或者說方向上有什么建議?

      李津逵先從全國知名的山東“酒文化”講起,他笑稱十年前確實不大敢去山東,但說實話,這些年再到山東已經變化很多了,雖然大家還是主陪怎么樣,副陪怎么樣,但是一般的都會手下留情。

      “我覺得山東已經在變!

      接下來,他以大家熟知的濟南與青島的發展脈絡來舉例。眾所周知,山東發展最好的第一位的城市,不是省會濟南。

      那是不是說濟南是一個封閉的城市?

      李津逵自問自答:當然不是。

      早在1904年,濟南,是晚清中國幾十個自開商埠城市中的一個典型,當時濟南自開商埠,主動招商引資,打了德國人一個措手不及,那個時候濟南可以參照的城市只有三個:三都澳、秦皇島,還有岳州。

      “可以說,100年前的商埠區就相當于現在所說的經濟開發區!

      但是濟南后來為什么顯得比青島落后一截?

      李津逵打了一個比方。

      比方說我們的孩子到一個學校上學,學校開什么課,我們孩子就學什么課,語文、數學、外語……這個孩子按照學校的要求,一路成長,成為青島。

      假如家長說,孩子去到學校,這語文課你不要教,我們家私塾老師比你們教得好,音樂課你們也別教,我們家是京劇世家……這孩子進了學校以后,他的發展會怎么樣呢?

      李津逵繼續提出一個問題:包括濟南在內,當年全國有幾十個自開商埠城市,今天來看,都不如當年的那些租界城市,為什么?

      他拿上海的發展來回答:你看上海,中國哪座城市比得了上海?

      國內這個城市說自己是共和國長子,那個城市說自己是共和國長子,上海從來不說這個話,但上海對國家的貢獻永遠排名第一,經濟總量永遠排名第一,對不對?

      為什么?

      “就是因為英國把當年人類文明的創新中心帶到了上海,法國把人類文化的創新中心帶到了上海,我們如果不正視這一點的話,那我們應該說,今天發展最好的應該是曲阜呀,對不對?中華幾千年沒斷的孔孟之道在那兒呢!

      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山東未來應該怎么發展?

      “就是要更加高水平的更加全面的對外開放,這就是山東未來要走的路,必須走這一步,舍此無他!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女人与牲口做爰
  •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