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
  •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大眾網攝影 >眾視

    大匠門藝術人物丨重溫經典——張望與《麥子》的時代情懷

    2021

    / 12/31
    來源:

    作者:

    手機查看

      董仲舒在《立元神》中說:“天地人,萬物之本也。天生之,地養之,人成之!弊x張望的畫作,你能時刻感受到這種哲學意義上的層次感:大地、少女、天空和云朵,現實與想象都蘊涵其中了。

      大地廣袤深厚,蘊涵著無窮的能量,也是張望藝術生涯的出發地。離開家鄉高唐許多年后,張望講述起少年時的生活,依舊清晰無比且滿含喜悅,仿佛當時的艱苦都被時光過濾掉了,剩下的都是明媚的、澄澈的陽光。在他的記憶里,葡萄架、梧桐樹、家后面時常有魚跳上來的小湖,大自然的一切培養了他的潛意識。那片貧瘠的土地留下他快樂的腳步,如魯迅筆下閏土的少年時代,一切新奇而有趣。

      對于上世紀60年代出生的人來說,生活的艱苦是結結實實的,而他們的人生記憶確是滿滿當當的。一個人走過困苦或許出于本能,走過困苦卻保持樂觀快樂,就是一種可貴的品質了。自然,艱苦的生活條件不僅磨練人的意志,而且會塑造人的樂觀主義和浪漫主義精神。顯然,張望吸取了歲月的營養,他的藝術天分在少年時代迸發,并在此后的一次次調整中得以迅速提升。

      探尋張望的繪畫之路,無論如何繞不過他早期的作品《麥子》。這是他1994年創作的作品,獲得第八屆全國美展優秀作品展覽大獎!尔溩印肥菑埻缙诘膫鹘y題材的代表作,成熟的麥田是泥土的黃色,連綿起伏。遠處有村莊、房屋,再遠處就是天地的交界處。天空是淡藍的,幾團云像塑料泡沫懸浮在空中。麥田的近處,一位身體豐腴的少女趴在麥地里,臉龐朝向觀眾。她安然入睡的臉龐透著靜美,像是聆聽大地的脈搏;一片明亮的光照在少女身上,整個田野都成熟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張望注重從現實生活和自身的人生體驗中汲取題材內容,注重塑造人物及樸實的文體風格和選擇抒情性的介入性。修辭恣態及超現實藝術手法。具體而言,作品背景的形式源自他在中央美術學院學習時,所看到的學校對面胡同內,協和醫院的外墻給《麥子》帶來了許多靈感和啟發。作品的主體形象產生,據張望所講是他路過河北,看到當時收割麥子的農民,腰上系著草繩,遠遠看去很像草裙。這給他記憶中的收麥子情景是不同的,無形中激發了他過往的記憶,現實與夢想,成為作品麥子的思想支柱。在意象方面,他將麥子作為大地的喻體。在中國北方,麥子幾乎可以跟糧食畫上完整的等號。麥田是生活的希望,是美好的。麥田里的少女也是美好的,她豐腴而靜美,象征著樸素而燦爛的生命力量,那種似乎流動著的朦朧卻又定格在永恒的畫面上,那是生命的主題,那種迷離、晶瑩的永恒感,又似乎透露著純美、平和的希望。這其實是張望對于人性、生命意蘊的理解。對于大地的敬畏和贊美,對于生命的敬仰和禮贊,正是畫家對正是畫家最大的體悟。

      是的,盡管經歷了社會的動蕩和生活的磨難,張望的內心始終是明亮的。這在他的畫作里能看到。很多人認為,藝術生于壓抑,而死于自由。所謂壓抑,更多的是應當是一種表達沖動,而非灰暗的情緒躁動。心中有光,才能創作出明麗的作品。把客觀的現實體驗和作者自我的人生體驗以及筆墨體驗,是張望藝術探索中始終堅持的一個重要原則。換言之,張望強調客觀的社會生活對于現實創作的重要性,但又強調只有借助自我的豐富而深刻的體驗,外在的現實生活才能真正被了解。正是如此,《麥子》已不局于拘囿于個人的范圍,它屬于每個個體生命的集中寫照,因此作品擁有了深遠的社會意義。

      20世紀80年代初期的文藝界不同尋常,文藝創作已由單一走向多元,表現著普通人生活和真實的心靈的真情謳歌,逐漸成為創作的主題。這時期主要是“傷痛文學”的繁盛,人們開始重新審視人的內在情感。對于人性開始了重新思考人生。人性的啟迪和真理的啟蒙,使藝術得到了情感真實和理性真實的雙重解放。張望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進入了山東師范大學藝術系美術專業。在大學四年中,他系統地完成了學校的基礎課程,無論筆墨錘煉還是意象造型,亦或是人物寫生還是研習傳統,都為張望今后的發展打下了扎實的基礎。當然,他繼續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的同時,也向西方文化有益的一面積極的汲取。他對西方文化是選擇性的而且根據自我感受,和自己的心靈找到了合拍的方式,去理解中國傳統的根基。

      1986年是“85美術思潮”進行的第二年,也是此思潮由狂熱趨向平緩的一年。也就是這時候,張望大學畢業了,并留校任教,成為了山東師范大學的一名助教,從此開始了他的教育與探索的藝術之程。

      在1986年至1994年的創作探索中,不凡現實主義與表現主義的雙重追求,支配作品的仍是傳統的筆墨語言,所畫人物內心恰似張望自我的心靈感動。他將現實的客觀造物與心靈的主觀臆象進行了“知”與“行”的切身實踐,直到他的《麥子》、《青麥》等作品出現,張望已完成了傳統文化在當下文化語境中作品的現代性和如何更現代性的嘗試。

      《麥子》作品構成偏重于現代圖式的古典性的意蘊,但不單純于圖式的現代式的解析,而且將他所理解的,諸如版畫、雕塑等其他藝術文本的特點和傳統的筆墨對接,而銜接這一形式的主題則是通過現代水墨形式,對現實與心靈的浪漫式的表達,將畫中少女嫻靜、夢幻、俊秀、迷離的神情世界,上升到了生命的意義,從而引發每個觀者的心靈!尔溩印纷髌分,畫家注重分割與融合同時進行的藝術手法,將少女作為意向中的大地空間的中心,以此形象和身體周圍的背景,象征著中華廣袤土地的溫良醇重,博大壯闊,內含著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量,正如麥子生發著希望。土地,麥子和關乎土地,麥子重要的承擔著勞動人民,作品剎時獲得了生命的溫度、厚度和深度,從而奠定了張望在中國畫壇的地位,也為他今后的新現實主義的探索與創作,拉開了序幕。

      從張望創作題材和表現形式的變化,能真切感受到時代的發展進步,以及畫家創作技藝逐步走向自由。即便是以今天的眼光來看,《麥子》依然符合人們審美的標準和期待:麥田里的少女安然入睡,有一束光,照在她身上。

      敬畏大地,是一個人的良知。張望懷著他的《麥子》繼續跋涉,方向從來不曾偏出,終于走得很遠。

    責任編輯:楊振勇

    相關推薦 換一換
    女人与牲口做爰
  •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