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aawaa"><table id="aawaa"></table>
  • <noscript id="aawaa"><center id="aawaa"></center></noscript>
    <menu id="aawaa"><center id="aawaa"></center></menu>
  • <bdo id="aawaa"><center id="aawaa"></center></bdo>
    <xmp id="aawaa"><table id="aawaa"></table>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新聞 >國內新聞

    8位旅客的離滬之路:所有經歷都是生活的體驗,希望上海早日回歸正常

    2022

    / 05/20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張穩

    手機查看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穩 實習生 汪雪然 報道

      家人生病急需照顧的洪師傅,焦急萬分地在各種購票平臺上刷新了足足半個月,最終在出發的前一天凌晨搶到了回家的高鐵票;

      即將畢業的大四學生王小明,順利通過了公務員筆試和面試,通過一位“黃!,他終于買到了車票,趕去參加入職前的體檢;

      創業投資人小彌,在同鄉互助群的幫助下,成功購得了多段車票,組合成了一條回家的長路;

      3月初到上海出差的張茉莉,一直住在酒店隔離,她在社交平臺上安靜分享著自己的心情,隨著虹橋站逐漸恢復,她做足了功課準備離開;

      ……

      5月16日起,上海逐步增加了到發列車數量,當日從虹橋發出列車12趟,共運輸旅客6000多人。同時,少量由上海始發的國內定期航班開始恢復。當天,上海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和無癥狀感染者均在閉環隔離管控中發現。在17日上午舉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宣布,目前,全市16個區都已實現社會面清零。

      隨著上海疫情防控形勢的不斷好轉,8位職業、年齡、境遇、目的地各不相同的旅客,從各自的住處出發,以不同的方式趕往虹橋站,踏上各自的行程……

    虹橋站附近排隊進站的人群

      雖然留有遺憾,也有了新的希望

      5月15日凌晨2:00,伴著夜色,王小明出發了。他依依不舍地與舍友們拍照告別。封校的兩個多月時間里,王小明和舍友們一直朝夕相處,“如果不是疫情,整個寢室的人其實很難經常見到,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

      穿上學校發放的防護服,王小明拎著行李離開了宿舍。他回頭拍下了此刻在夜色中佇立的宿舍樓,泛橙的天色分不清是太陽過早流瀉出的熹微,還是上海市區燈火通明的映襯。

      一個小時后,王小明約好的包車司機接上了他,飛馳向虹橋站。此刻,距他乘坐的高鐵發車時間還有將近十個小時。其實,王小明一開始與司機約的是凌晨5:00,“但司機說單子太多了排不過來,要走只能提前到3:00!蓖跣∶髦荒艽饝。

      寬闊的馬路上幾乎沒有幾輛車,司機開得很快。王小明瞥見路上還有很多人,有人在步行,有人在騎車,但無一例外都拿著行李。

    虹橋站的等車旅客

      抵達后,王小明和很多等待進站的旅客一起,坐在虹橋站附近的路邊。此時是凌晨三點半,天氣有些冷,還飄著小雨。他不敢玩手機,怕手機沒電,畢竟附近沒有能給手機充電的地方。

      顯然,這么想的不止王小明一人。在這種境遇下,很多人都放下了手機,暫時遠離互聯網,選擇和身邊的人面對面攀談起來。王小明遇到了一位剛剛碩士畢業在上海工作的程序員,兩人都是年輕人,有很多共同話題,不知不覺間,兩個人竟聊到了天亮。

      “加了微信,成了朋友!蓖跣∶餍χf,“他車次比我早,走的時候送了我3塊旺旺雪餅,因為我沒帶吃的!

      早晨5:30,虹橋站還未開啟,準備進站的人已經排起了看不到盡頭的長隊。王小明隨著人流慢慢往前走,經過復雜的核查手續,約兩個小時后,他終于進入虹橋站!昂蜍噺d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坐了,只能站著或坐在地上!

      直到中午12:20,王小明乘坐的前往南昌的列車緩緩啟動。因為疫情,王小明錯過了畢業照和畢業典禮,但同時也帶著新的希望,隨他一起前往列車的目的地。已經通過公務員筆試和面試的他,只要順利通過入職前的體檢,就將開啟一段新的人生。

      幾乎同一時間,25歲的李瓶子也從家里出發了。和王小明不同,她離開上海的原因是要去外地出差!15號之前,最難的是買到車票。15號之后開始慢慢放出更多車票,最難的又變成了去虹橋站的交通!

      提前兩天的騎行

      15:25,在王小明乘坐的列車到達終點站前一小時,李瓶子乘坐的高鐵緩緩駛離了虹橋站。

      已經在各購票平臺上搶了半個月票的洪師傅則整裝待發,準備開始他長達四個半小時的騎行。

      前一夜,他幾乎沒怎么睡覺,車票是通宵努力才買到的。他把背包塞進共享單車的筐里,車把手上掛著一個袋子,里面裝著泡面等吃食。他穿著一身舒適的運動服,就這樣出發了。

      路上并不是很順暢,很多路口被黃色的圍欄擋住,藍色的防疫帳篷隨處可見。街道上空蕩又寂靜,路上行人寥寥無幾,偶爾有背著包騎著自行車的人經過。洪師傅猜測,他們或許和自己一樣,騎行的最終目的也是火車站。

    空曠的馬路

      洪師傅很感謝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位工作人員,“一聽說是要騎車去火車站,車票和核酸證明什么的也有,都會放行!

      夜幕降臨,騎行了4個多小時的洪師傅,終于看見了虹橋站的進站高架入口。高架入口的旁邊,凌亂堆積著很多共享單車,“看來有很多人是騎車來這里的!

      其實,選擇騎行到虹橋站的不止洪師傅一人,選擇提前一天甚至兩天到車站的也有。

      15日17:30,李瓶子乘坐的高鐵剛剛經過江西上饒,在上海從事餐飲行業的宿石,騎著共享單車從公司宿舍出發了。雖然,此時距他乘坐列車的發車時間還有近兩天的時間。

      一路上騎騎停停,好幾個路口都檢查了返鄉證明和核酸陰性證明,16日凌晨2點多,宿石在騎行近10個小時后,抵達了虹橋站。

      “站在進站口,雖然進不去,但是心里很激動!彼奘诟哞F站附近發現,出發層和高架橋下都有不少準備返鄉的人,大多都是提前到達車站。

      此時,洪師傅已經等待了6個小時,正坐在路邊默默等待天亮!胺饬63天,終于可以回家了!

      差點錯過的列車

      5月16日凌晨3點,已經到達廣州3個小時的李瓶子,終于抵達隔離酒店。她入住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修改了所有淘寶未發貨訂單的地址。

      就在李瓶子躺在酒店的床上修改收貨地址的時候,已經收拾好行囊的新先生,花費150塊錢找到一位平臺的跑腿小哥,請他騎車把自己捎帶到火車站去。老家在安徽的他,只買到了到濟南的高鐵票。

      其實,跑腿小哥的車輛原則上是不允許帶人的。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新先生坐在跑腿小哥的車后座上,穿過了上海沉默的夜色。

      “車站附近打地鋪的人特別多,跟春運一樣!钡竭_車站后,新先生用手機記錄下了以前從未見過的一幕:虹橋站路邊的草坪上,無數人直接以地為席以天為蓋,沉入了夢鄉。

      相比以上幾位,山東姑娘安小漁到達虹橋站的方式,就困難多了。

      3月初剛到上海工作,安小漁就遇上了這輪疫情,被隔離了兩個多月。

      “本來想回山東,但是上海到濟南的票搶不到!5月12號,安小漁用購票軟件搶到了一張上海到長沙的高鐵票。搶到票的安小漁也就開心了一天,因為后面還有很多問題要解決。

      安小漁乘坐的高鐵是5月16日早晨8:53發車。當天早晨4:30,安小漁起床洗刷,半個小時后,安小漁帶著行李出門了。

    安小漁的高鐵票

      安小漁住的地方離虹橋站7公里。因為打不到車,她就決定走著去火車站。

      16日早晨7:00,在地圖導航顯示距離虹橋站只有600米的時候,安小漁被告知,路封了過不去,步行要繞路5公里才能到,“此時距離我發車只有一個半小時了!

      幸好,安小漁在路上碰到一位外賣小哥。待安小漁在外賣小哥的幫助下趕到虹橋站時,已是16日早晨8:30,距離她乘坐的列車發車只有20多分鐘時間?汕胺降却,是長長的進站隊伍!坝谑俏胰酉履槸偪癫尻,花了10分鐘進入候車站,5分鐘趕到站臺,踏入高鐵前,兩條腿一起抽筋了!

      在16日踏上回家之路的,還有創業投資人小彌。

      16日13:00,小彌騎著共享單車從虹口區出發,她把壓縮過的行李牢牢綁在身上。足足20公斤的兩個行囊,一個是雙肩包背在身后,一個是健身包掛在身前。小彌的住處離虹橋站有25公里之遠,“本來想包出租車過去,價格砍到了400塊錢。后來一想實在是太不劃算,就想干脆騎過去算了!

      起初的路程,小彌騎得并不著急,她平日里有健身鍛煉的習慣,這段路程她有信心堅持下來。

      行程過半時,一位陌生大哥突然叫住了小彌,問她是不是去虹橋站!八f他是第二天的票,我就很詫異去那么早干嘛。大哥說看社交平臺上發的視頻需要排隊很久。他讓我趕緊騎,萬一排隊耽擱太久就錯過列車了!

      小彌乘坐的列車發車時間是17:00,她之前并沒在社交平臺上瀏覽這些消息,聽完對方的勸告,小彌開始有些焦慮和緊張,“我就趕緊加速,沒有停過也沒有休息過,一直在騎!

      剛過晌午,持續的日曬讓小彌出了一身汗,同時還有20公斤的負重,讓她開始感到非常痛苦。

    把行李箱拖在共享單車后的小姐姐

      “路上碰到一位小姐姐,戴著遮陽帽穿著長袖長褲,車后面拖著一個碩大的行李箱!毙浿两穸己芎闷,“她怎么綁上去的?”騎車超過這位女生的時候,小彌還回頭說了一句“加油”。

      從16日13:00出發到17日凌晨3:00抵達目的地并入住隔離酒店,小彌整整奔波了14個小時。

      “真要離開了反而有了一絲絲不舍”

      與此同時,在虹橋站外已經等了一天的宿石,被通知可憑借第二天的車票,前往一個臨時安置點休息,里面有熱水、插座。那天晚上,宿石就在安置點度過了一夜。5月17日凌晨5:00,宿石從安置點出來排隊。3個小時后,宿石開始檢票進站。

      “整個進站過程中檢查了3次健康碼和核酸陰性證明,才終于進了候車室!庇捎趽母腥,宿石穿了全套的防護服,全程沒吃沒喝,也沒有上廁所。

      中午12點17分,列車啟動,此后一路暢行,在合肥經過單獨通道中轉后,宿石直接到了宿州,然后前往集中隔離點,開始了“7+7”隔離。宿石說,疫情過后,他準備在老家開個飯店!安贿^,也不排除疫情過去后,再回上海打拼幾年!

      在宿石乘坐的列車發車38分鐘后,湖北姑娘張茉莉乘坐的列車也緩緩駛離了虹橋站,終點站是福州。但這并不是她的最終目的地。

      張茉莉并不在上海工作,3月初從北京到上海出差。疫情發生后,從3月中旬就一直被封控在酒店里。

      “上海,在這個城市70天了……”5月13日,張茉莉正式開啟離開上海的各種準備。從各地市長熱線到疫情防控熱線到機場專線到航空公司,打了將近三個小時電話,咨詢了青島、濟南、石家莊、武漢、北京、深圳的相關情況。最終,張茉莉確認,飛機完全不用考慮,只能考慮高鐵。但當時大部分動車組還沒開通,所以票很難買。

      張茉莉想先到山東,因為離家近些,但票非常難搶!按蟾艙屃怂奈逄,偶然間看到了臨時上線了上海到福州的票,15號到17號三天三趟車,不需要搶,上12306就有票!

      真要離開了,張茉莉心里反而有了一絲絲不舍!安还茉趺凑f,所有經歷都是生活的體驗,希望上海早日回歸正常!睆堒岳蜃罱K找到了一輛出租車,這趟奔赴虹橋站的路程比張茉莉想象的要順利,路上幾乎沒什么車,司機半個多小時就從浦東到了虹橋站。

    正在候車的乘客

      17日早晨9:00,張茉莉并沒有在進站口看到網上發布的那些排隊場面。兩個多小時后,張茉莉成功坐上了開往福州的高鐵。

      下午3:00,高鐵一路南下再往南,從上海出來,過嘉興、杭州、義烏……“滿眼的鮮翠欲滴,如詩如畫的田野,隨處可見切割整齊的田間地塊……人生中第一次南下,不知道福建又是怎樣的風景?”

      17:00,張茉莉在福州站下車,很快被轉運到了隔離點,接受14天隔離!拔铱赡芤诟V葸@邊工作一小段時間!睆堒岳蛘f。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責編:田連鋒

    審核:鄭義風

    責編:鄭義風

    相關推薦 換一換
    被骗喝媚药的人妻,无码免费的毛片基地网站,男人的j放到女人P的视频
  • <xmp id="aawaa"><table id="aawaa"></table>
  • <noscript id="aawaa"><center id="aawaa"></center></noscript>
    <menu id="aawaa"><center id="aawaa"></center></menu>
  • <bdo id="aawaa"><center id="aawaa"></center></bdo>
    <xmp id="aawaa"><table id="aawaa"></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