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
  • 搜索 海报新闻 融媒体矩阵
    • 山东手机报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抖音

    • 人民号

    • 全国党媒平台

    • 央视频

    • 百家号

    • 快手

    • 头条号

    • 哔哩哔哩

    首页 >新闻 >社会新闻

    华夏航空飞机“冲”出跑道原因查明:机组使用跑道进近准备不完整,地面未及时提供完整准确的关键信息

    2023

    / 01/09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邓波

    手机查看

      海报新闻记者 邓波 重庆报道

      2021年8月29日,华夏航空机号为B-3250的CRJ-900型飞机执行G54394航班,在阿克苏机场着陆过程中滑出跑道,造成4名旅客轻微擦伤。1月9日,海报新闻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取到该事件的调查报告。报告认为,该事故是一起多因素导致的不安全事件,其中机组使用机场跑道进近(进近是指飞机下降时对准跑道飞行的过程)准备不完整,地面保障缺乏风险意识,未及时向机组提供完整准确的关键情报信息。依据《民用航空器事故征候》相关条款,该事件被认定构成一起机组原因为主的运输航空严重征候。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航空CRJ-900型客机曾多次出现不安全事件。“冲”出跑道事件前一个月,华夏航空CRJ-900型飞机执行G54309延安至武汉航班时,机长起飞未按管制指挥沿线掉头滑行,以大角度提前完成掉头转弯,误将跑道边灯当作中线灯起飞,导致飞机起飞滑跑时刮碰跑道边灯,机场17号跑道左侧3个跑道边灯和2个滑行道边灯损坏报废,飞机2号主轮和右前轮损伤超标。

      飞机“冲”出跑道4名旅客轻微擦伤

      海报新闻此前报道显示,2021年8月29日,华夏航空CRJ900/B-3250号机执行G54394库尔勒至阿克苏航班。17:08从库尔勒起飞,18:13飞机在阿克苏机场27号跑道着陆,落地后飞机从跑道尽头左侧偏出。18:15,机长电话告知AOC签派,G54394航班因跑道湿滑,在阿克苏“冲”出跑道。

      据新疆机场官方公众号“新疆空港”此前通报,飞机机组乘员9人,旅客64人(成人59人、儿童5人),撤离过程中,4名旅客有轻微擦伤。事发后阿克苏机场跑道短时间关闭,20点50分将该飞机拖离出事发区域,21点30分机场恢复正常运行。

    2021年8月29日21时8分,有乘客在航旅纵横软件上发帖公布现场照片。图源航旅纵横

      事件发生后,民航新疆管理局成立调查组,赴阿克苏开展调查。调查组现场勘查了航空器损伤情况、飞机偏离跑道轨迹、跑道道面情况;调取了陆空通话录音和事发阶段机场监控录像;封存了驾驶舱语音记录器、飞行数据记录器;对当班机组和空管人员进行笔录问询;对该航班 QAR 数据进行了分析。

      海报新闻记者获取的事件调查报告显示,执飞飞机型号:CRJ900,注册号:B-3250。飞机于2017年3月17日进入华夏航空机队,截至2021年8月28日,共运行11418飞行小时/10437飞行循环。事发当日飞机适航,无故障保留。机场基本情况显示,阿克苏机场27号跑道长2800米,宽45米,沥青混凝土道面。经检测,机场土面区密实度均大于87%的标准,满足飞机冲出跑道后的滑行需要。

      机组人员信息显示,执飞机长,男,总经历时间4402小时,本机型机长经历时间1039小时,年度经历时间510小时,当月经历时间66.2小时,持有效I级体检合格证。值勤期和体检合格证有效期均符合规定,航前酒精测试正常。副驾驶和观察员的值勤期和体检合格证有效期均符合规定,航前酒精测试正常。

      现场勘查情况显示,飞机冲偏出跑道后,所在位置前起落架距跑道端垂直距离约为82米,左侧主轮距离09号跑道南侧边线约18米。飞机最终停在距离跑道边线约8米的升降带土面区内。经华夏航空机务后续全面检查,检查结果正常飞机无损伤。

      构成机组原因为主的运输航空严重征候

      事件调查报告显示,CRJ900正常检查单/简令卡要求机组在做进近简令时,要确认跑道长度、道面情况、顺风情况,对着陆性能进行计算检查。通过听舱音记录,机组进近准备不充分,在做进近简令时,没有对着陆性能进行计算。另外,在进近过程中,管制告知机组“现在地面风70度5米每秒”,机组回复“我先进近吧”。从舱音记录中听到,机长自言自语了一句“70度,5米每秒。顺风有点超了,现在是顶风”,并且提到“南方6867申请飞09号RNP进近”,但未采取任何措施,而是继续进近。

      调查组认为,机组未严格落实标准操作程序规定,对道面存在积水、滑跑过程中可能出现滑水现象估计不足,仍然按照以往滑跑至09号跑道头调头的操纵习惯控制飞机减速,在前轮接地后28秒才使用刹车(此时跑道只剩余372米),使用刹车时机偏晚。

      调查组结论认定,这是一起多种因素导致的飞机接地晚、滑跑过程中出现滑水现象、使用刹车时机偏晚,最终飞机停止距离不够,在跑道尽头左侧低速偏出的不安全事件。

      在管理因素方面,调查组经过调查认为,华夏航空的教育培训存在薄弱环节,导致飞行人员安全意识淡薄;对飞行品质缺乏有效监控,未对相关安全风险制定相应的管控措施。在技术训练方面,华夏航空相关技术训练存在短板,未针对防冲偏出跑道等加强技术训练,其特情处置等方面需要进一步加强。此外,调查还发现空管、机场等单位在应急救援过程中存在信息传递不及时、信息报告不规范、应急响应迟缓、紧急出动滞后等问题。

      同机型飞机接连出现不安全事件

      针对调查中发现的问题,调查组对航空公司、空管、机场提出了15条安全建议。建议华夏航空公司发生不安全事件后要正视问题,眼睛向内认真查找管理上、系统上存在的问题,不能片面强调客观因素;正确处理好“安全与发展、安全与效益”的关系,防止重效益、轻安全现象的发生;加大对作风纪律导致的不安全事件处罚力度,严肃查处各类违章违规行为,坚决杜绝队伍管理“宽、松、软”等。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次事件同机型的CRJ-900飞机曾发生多次不安全事件。同年7月5日,华夏航空CRJ-900飞机机号为B-7762的飞机在执行延安至武汉的G54309航班时,起飞过程中,机组误把跑道边线灯看作中线灯实施起飞滑跑,导致飞机轮胎和跑道灯光受损。民航局后续介入了这起不安全事件。

      2023年1月3日,华夏航空G54064次航班在起飞后发生外层挡风玻璃碎裂,随即返航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该事件引发高度关注。华夏航空高级公共事务经理陈女士对媒体表示,“飞机起飞阶段突发故障,机组在与机场、航空公司沟通后,在考虑保障乘客安全的前提下,返航至杭州。”实际上,这次航班的执飞机型为CRJ-900LR型。

      公开资料显示,CRJ-900型客机是加拿大庞巴迪宇航集团研制的双发(动机)涡轮风扇支线喷气飞机,是CRJ-700型的加长型,机身加长为36.19米,载客数量90人。据华夏航空2022年3季度报告显示,华夏航空目前自购CRJ-900型号飞机3架,融资租赁15架,经营租赁20架,合计38架,占公司运营飞机机型将近70%。

      据官网,华夏航空成立于2006年,是中国支线航空商业模式的引领者和主要践行者,是目前中国唯一长期专注于支线的独立航空公司。华夏航空已在北部、中北、新疆、西南、内蒙古、东南建立运营基地,开通航线170余条,其中支线航线占比99%,飞往全国百余个航点,以干支结合的模式搭建起一个有效衔接骨干航线的全国性支线航空网络。

      华夏航空2022年3季度报告显示,2022年1-9月营业收入为20.29亿元,较上年同期-38.14%,变动主要原因系本期疫情反复航班大幅减少。

    责编:王乐双

    审核:冯世娟

    责编:冯世娟

    相关推荐 换一换
    女人与牲口做爰
  • <bdo id="geg2g"><center id="geg2g"></center></bdo>